(亲子分)一方喝醉的情况

“罗维诺,你已经醉了”

“我没醉!该死的,你个混蛋,把酒给我!”

“不行”

“为什么⋯⋯”

罗维诺最终放弃了抵抗,满脸潮红,泪眼迷离的盯着酒吧里的霓灯,它从一个慢慢分化成两个,很快成了三个或是更多,那灯便愈曳愈长愈淡薄了。最后它们在一瞬间里交重叠加起来,晕着奇异的光,看起来真实却又虚幻。

酒精在罗维体内剧烈燃烧着,这令他感到有些反胃,可这也给了他一种全然不同的感受,他说不清自己是否还清醒着,但浑身这股躁动不安的炽热使得他抬起双眼来,直视着一旁的费尔南德斯。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他的上司,他的伴侣。

虽说是上司,费尔南德斯并没有比罗维诺年长多少,罗维诺已经25岁了,而费尔南德斯仅比他年长四岁。

不不不,这不是能力问题,罗维诺·瓦尔加斯在心里小声辩解着,他只是比自己早进公司几年罢了。罗维诺妄图巧妙地回避这个尴尬的问题,可醉酒后不真切的清醒令他无可奈何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啊,他的那双眸子里到底积淀纯粹了多少绿色才能有着如同橄榄叶般浓厚沉重的颜色,偏偏这眼里的温柔多的像水,快要溢出来了。
安东尼奥痴迷地看着罗维诺,他可爱而坚强的爱人。

有人曾说罗维诺·瓦尔加斯不过是个自大狂妄实则懦弱无能的胆小鬼罢了,这看起来一点没错,但安东尼奥知道罗维诺那份执着的努力,在经济上,他从不主动向自己索取,他渴望着得到自己的尊重。

安东尼奥有了吻他的冲动。

于是他端起瓦尔加斯的脸,但他迟疑了一会儿。

但他没想到酒精能使人变得如此疯狂,罗维诺推开他的手,用自己滚烫的手掌抬起他的脸,粗暴的吻了上去。

谁都不记得自己是谁先放弃抵抗,张开了嘴,但两个人的舌都不服输地妄图深入对方,最终罗维诺先退一步,不久安东尼奥便掌管了主权。

欲望总是难以控制,安东尼奥的双手伸进罗维诺的衬衫,在他发烫的皮肤上游走,罗维诺一手扯开碍事的领结,在这安抚下含糊不清地发出满足的喟叹。

“去酒店?”

“该死的!去我家,钥匙给你,好好保管,我刚配的。”

⋯⋯

“记得轻点,混蛋!我明天还得上班呢”
“好”


但第二天罗维诺·瓦尔加斯仍因腰部的强烈疼痛不适被上司费尔南德斯强迫待在家中休息。


“今天好好休息”
“给我去死!”罗维诺愤怒地坐了起来,但很快惨叫一声又倒在床上。

安东尼奥回家后,罗维诺拒绝了他爱的拥抱。

在软硬兼施之后,罗维诺接受了他的道歉并得到了一个安慰的吻。

啊,抱歉,这两天稍微有点忙⋯⋯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感激不尽
(土下座)





评论
热度 ( 44 )

© 祐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