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 tú

费拉维奥用力揉了揉太阳穴。
阳光太刺眼了,走出店门的那一刹那,一阵头晕目眩。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瓶,从里面倒出两片药丸,毫不迟疑地咽了下去。
苦涩一点一点在舌尖起舞,很快升腾到咽喉,紧接着,浓厚的酸意充斥了整个口腔。
安德烈并没有说错,费拉维奥的确太瘦了,瘦到似乎只要有几束不安分的气流,这个小小的年轻人就要挣脱了束缚,离开大地。
费拉维奥有些怀念他被禁锢在安德烈怀里的一瞬,那时他最先想到的不是离开,而是就这样一直被温柔的抱着。
对,什么都不要想,安德烈的胸膛炽热滚烫,厚实而令人安心,倘如有那么一个机会,他会选择费尔南德斯,而不是瓦尔加斯。
费尔南德斯总是能带给他些什么,而瓦尔加斯只是一昧向他索取。
他只是瓦尔加斯中的一枚小小棋子罢了,从未有人关心过他这条卑劣渺小的生命。

“要用什么去博取他人的眼球呢?”
“你为瓦尔加斯带来的荣誉”

眨眼他的脸庞已不再稚嫩,而对他说这句话的爷爷,备受敬仰的老瓦尔加斯,也化为尘土,长眠于家门的长青树下。

费拉维奥皱皱眉头,他走得太匆忙,正经事忘了告诉安德烈。
无奈只得徒步而返,风吹过,马车轮箍吱吱呀呀,从远处顺着风飘来,紧跟着的,是马蹄踢踏。
药效的副作用却在这时匆匆赶到。
怎么会这么快?!
来不及去思考这个问题,费拉维奥痛苦蜷缩起身子,仓促无力地用手捂住不断痉挛的小腹,不断有汗水从他高挺的鼻尖渗出,但脖颈处的汗水来得更剧烈,他的胸口已经被浸湿了。
费拉维奥就这样,眼冒着白星,东倒西歪,将近昏迷地推开了安德烈的店门。
“帮帮我!”费拉维奥再也支撑不住,竭尽全力喊完这句话之后便倒在了地上。
在那之后费拉维奥被安德烈稳稳抱起,这个平日优雅端庄地好似从童话里走出的王子发了疯的在大街上寻找着马车,这以后也许又过了很久,费拉维奥没有太多印象,只是安德烈怀里温暖得很,他一点都舍不得离开,只好努力缩得更紧,好让自己冰凉的全身恢复些温度。

啊,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这样我会有动力努力更文哒

评论
热度 ( 22 )

© 祐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