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 tú

想写个长篇,会把部分一点点写出来,不过想到哪写到哪,所以没有时间顺序,写完的话,会把全篇整合起来再润润色
放完设定跑人
安德烈:掌管高级服装定制店的次子,店里一把手,目前独自打理店铺中
费拉维奥:身份不明的贵族小少爷
*题名也为安德烈的店名,选自一首西文歌Si tú (西文版if you)
安德烈懒洋洋地伏在柜台上,殷红的眸子盛满上好的红酒,醉了大街上那些服饰华贵的小姐们,此刻也醉了自己。
他快睡着了。
正值午后,店里一个人都没有。
但一个瘦小的身影来到了店门口,并径自往安德烈那走去。
安德烈吃力地将眼皮略略抬起,再迟一些,恐怕他就要陷入深眠,判定来者是费拉维奥后,安德烈一个机灵站了起来,这回他完全清醒了。
费拉维奥将皮背心脱下,随手放在柜台上,双臂抬起,安德烈也没闲着,随手拿过柜台上的皮尺,将一端握在手里,围着费拉维奥的腰转了一圈以后,把另一端握在另一只手里,开始慢慢收紧。
毫无疑问,这次的数字一定又比上次少。
“费拉维奥,你又瘦了”
安德烈的心一阵刺痛,眼前的人虽不曾憔悴,但日渐消瘦仍不是什么好事。再这样下去,费拉维奥都快成了一道鬼影了。
“瘦些不是更好么,还是说,这样不符合您的口味?”
“你瘦得过分了”
安德烈感到有些无奈,这个小少爷总是处心积虑着如何反驳自己,这么多年过去,这一点就没变过。
他一把将费拉维奥拉进自己的怀里,双臂不轻不重地箍住了费拉维奥,皮尺打落在地。两手刚不小心触碰到费拉维奥的小腹,便立刻电击似的缩了回去。
他在忍耐。
费拉维奥不轻不淡地回了一句
“安德烈,放开”
但安德烈只是眯起酒红的双眼恶劣地笑笑,他低头靠在费拉维奥的肩上,斜眼睥睨着费拉维奥白净如玉的脖子,老实说他真的忍不住要一口啃上去,在他该死的身上留下自己的气息。
没错,他想要费拉维奥,想要地近乎癫狂,近乎绝望。
但安德烈没有料到的是,费拉维奥轻笑着掰开了他设的枷锁,优雅而傲慢地走出这个囚笼。
他理理胸前凌乱的衣服,转过头来又向着安德烈走近几步,身子略微倾下,嘴唇贴近安德烈的左耳,温热的气息如魅惑的毒药,令安德烈动弹不得。
“安德烈,你还真是个自以为是的魔王呢”
鞋跟落地,声响清脆,费拉维奥走出了店门。
安德烈不由得握紧了双拳。
真是个摸不透的人呢。

评论
热度 ( 12 )

© 祐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