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亲友的贺图,我终于把身边的小伙伴拉入aph这个大坑了(2333)
这两个也是我们各自的男神,这图仅限友情向😂我不吃好船
啊,我的课也终于结束了,可以心心定定码文了(´∀`)

(亲子分)一方喝醉的情况

“罗维诺,你已经醉了”

“我没醉!该死的,你个混蛋,把酒给我!”

“不行”

“为什么⋯⋯”

罗维诺最终放弃了抵抗,满脸潮红,泪眼迷离的盯着酒吧里的霓灯,它从一个慢慢分化成两个,很快成了三个或是更多,那灯便愈曳愈长愈淡薄了。最后它们在一瞬间里交重叠加起来,晕着奇异的光,看起来真实却又虚幻。

酒精在罗维体内剧烈燃烧着,这令他感到有些反胃,可这也给了他一种全然不同的感受,他说不清自己是否还清醒着,但浑身这股躁动不安的炽热使得他抬起双眼来,直视着一旁的费尔南德斯。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他的上司,他的伴侣。

虽说是上司,费尔南德斯并没有比罗维诺年长多少,罗维诺已经25岁了,而费...

食用说明

之前画的自己的人设......

Si tú

费拉维奥用力揉了揉太阳穴。
阳光太刺眼了,走出店门的那一刹那,一阵头晕目眩。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瓶,从里面倒出两片药丸,毫不迟疑地咽了下去。
苦涩一点一点在舌尖起舞,很快升腾到咽喉,紧接着,浓厚的酸意充斥了整个口腔。
安德烈并没有说错,费拉维奥的确太瘦了,瘦到似乎只要有几束不安分的气流,这个小小的年轻人就要挣脱了束缚,离开大地。
费拉维奥有些怀念他被禁锢在安德烈怀里的一瞬,那时他最先想到的不是离开,而是就这样一直被温柔的抱着。
对,什么都不要想,安德烈的胸膛炽热滚烫,厚实而令人安心,倘如有那么一个机会,他会选择费尔南德斯,而不是瓦尔加斯。
费尔南德斯总是能带给他些什么,而瓦尔加斯只是一昧向他索取...

最近好久没用这个画风了,复建一下

Si tú

想写个长篇,会把部分一点点写出来,不过想到哪写到哪,所以没有时间顺序,写完的话,会把全篇整合起来再润润色
放完设定跑人
安德烈:掌管高级服装定制店的次子,店里一把手,目前独自打理店铺中
费拉维奥:身份不明的贵族小少爷
*题名也为安德烈的店名,选自一首西文歌Si tú (西文版if you)
安德烈懒洋洋地伏在柜台上,殷红的眸子盛满上好的红酒,醉了大街上那些服饰华贵的小姐们,此刻也醉了自己。
他快睡着了。
正值午后,店里一个人都没有。
但一个瘦小的身影来到了店门口,并径自往安德烈那走去。
安德烈吃力地将眼皮略略抬起,再迟一些,恐怕他就要陷入深眠,判定来者是费拉维奥后,安德烈一个机灵站了起来,这回他完...

嗯,画着画着就变成这样了,个人感觉可以代入今年欧洲杯(逝去的欧洲杯—啊~)😂
那么这个段子的设定来了:
罗维诺 8岁
安东尼奥 10岁
“意大利赢了!”罗维诺兴奋地高举着小旗冲出家门.
“罗维,跑慢点!你去安慰一下隔壁的东尼吧,那孩子,听她妈妈说把所有的零花钱都押在这场比赛上了。”
“噢,该死的!”罗维诺小声抱怨了一句,老实说,他现在的确很急着去找安东尼奥,不过显然不是为了安慰,他已经准备好一肚子嘲讽的话了.因为安东尼奥曾在比赛前信誓旦旦地说,如果西班牙不赢,那么他自愿每天为罗维准备一个番茄.
“tomato,tomato!嘿,安东尼奥,输了的感觉如何?”
安东尼奥正把头整个埋在臂弯里,这会儿他正把头抬...

超级小短篇-文以亲子分为主,图为比姐

多少年后我们仍能回忆起她的名字,贝露琪。

对,不是邻家小姑娘丽莎,也不是假小子艾米莉,而是贝露琪,贝露琪。

她是天使安琪的小女儿,她的笑可以打破黑暗,她是天赐的礼物。

“噢,贝露琪,多么乖巧的孩子”那些见到她的大人总是这样称赞她,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怜爱着这个女孩儿。

就连她那平穷而吝啬的堂哥,霍兰德,也甘愿为她交出一切金钱,只要她愿意。

她的一颦一笑都深深牵动着那些男孩子的心,霍兰德,安东尼奥,罗维诺,她是大家最珍贵的小妹妹。

不过安东尼奥并没有因此而被夺走了魂儿,更多时候,他还是在痛苦地琢磨着罗维诺那深不可测的小心思,思索着究竟是什么烦心事...

随手涂个

© 祐泽 | Powered by LOFTER